登陆

内阁候选风云:温体仁使出官场绝学“疯狗咬人”,无人可挡

admin 2019-11-20 125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十一月,内阁大学士刘鸿训因为得罪了朱由检,朱由检毫不客气地罢了他的官,让他收拾包袱滚回长山老家去了。

朱由检

大明政府最高权力机关内阁出现了职务空缺。

朱由检可不像朱翊钧当政期间那样,职务出现空缺就让它空缺吧,朱由检是一个勤政爱民、辛勤工作的好君主,他自然不会容许职务空缺的事情发生。

朱由检命令满朝文武大臣马上推荐政绩突出、业务能力强的大臣进入内阁。

朱由检当政初期,朝中的文武大臣也确实忠君爱国、踏实肯干,干起事情来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没用多长时间,就从数百名官员中挑选出了十一个优秀的人才。

这十一个人分别是:成基命、钱谦益、郑以传、李腾芳、孙慎行、薛三省、盛以鸿、罗喻义、曹于汴、王永光、何如宠。

至于这些内阁候选人除了爱岗敬业,无私奉献,政绩突出,业务能力强之外,隔三岔五有没有与满朝文武大臣吃吃喝喝、称兄道弟培养感情,逢年过节有没有给满朝文武大臣送点盖中盖、脑白金之类内阁候选风云:温体仁使出官场绝学“疯狗咬人”,无人可挡的礼物拉拢关系,本人就不得而知了!

这份内阁候选人名单上没有温体仁,也没有深受朱由检赏识与重用的礼部侍郎周延儒。

内阁候选人名单上有没有周延儒,对大明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毕竟周延儒是个好欺负的人,打掉了他的牙齿,他也只会往肚子里咽,可内阁候选人名单没有温体仁,这对大明的影响就大了。

看破世事惊破胆,宁愿毁却百年身,温体仁从最厚黑的政治旋涡里爬出来,为了前程地位权力改变了初衷,变成了一个宁负天下人、不负好前程的坏人。

如今温体仁多少年朝思暮想期盼的职务,居然被突如其来地抢走,自然是又惊又怒,又恼又恨。

然而温体仁并未内阁候选风云:温体仁使出官场绝学“疯狗咬人”,无人可挡丧失信心。

温体仁拿出了那份内阁候选人名单,以前所未有的专业精神和饱满的热情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研究了一遍,“皇天不负有心人”,很快,他就找到了!

温体仁发现内阁候选人名单上有个人曾经犯过严重的政治错误和思想错误。

事态紧急,刻不容缓,十万火急!

在昏黄如豆的灯光下,温体仁的灵感像潮水一样涌上了笔尖,片刻之间,一份洋洋洒洒的奏章就完成了。

这就是著名的《直发盖世神奸疏》,而《直发盖世神奸疏》中的神奸就是时任礼部侍郎的钱谦益。

钱谦益

温体仁直言不讳地揭发了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钱谦益以翰林院编修的身份主持浙江会考的时候,明目张胆地接受考生的贿赂,证据确凿,这种知法犯法的典型,就不要拿来凑数了吧?

温体仁的阴谋

朱由检看了温体仁的《直发盖世神奸疏》以后,对满朝文武大臣推荐的内阁候选人成员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话题被满朝文武瞬间刷爆,这事儿闹得有点大!

第二天,朱由检就召集内阁、六部以及六科等部门的文武大臣到文华殿议事,当然其中也少不了原告温体仁和被告钱谦益。

文华殿

一场精彩绝伦、空前绝后的辩论大赛即将拉开序幕。

钱谦益出场,基本上挺窝囊!

钱谦益对温体仁弹劾自己的事情不以为然,认为这不过是一些陈年旧事,再说了,当年自己并没有参加浙江会考舞弊案,自己作为主考官的确有失察之罪,可是当时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这也只能说钱谦益太单纯善良了,江湖经验比起他的领导温体仁来,差远了!

温体仁可没有钱谦益那么单纯善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将钱谦益置于死地,铲除阻碍自己进入内阁的巨大障碍!

温体仁抢先发言说:“微臣的职务并不是言官,原本不应该弹劾钱谦益,可是推荐既有才能又有品质的优秀官员进入内阁,这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情啊!钱谦益这种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的官员即将进入内阁,满朝文武大臣竟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检举揭发他!微臣不忍心见圣上受他人蒙蔽却不自知,因此冒死进谏!”

朱由检听了温体仁慷慨激昂、义正词严的发言以后,那颗孤独的心灵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可是身在现场的满朝文武大臣的看法与领导朱由检的看法正好相反,他们都认为温体仁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做人做到这份儿,温体仁好像有点失败。

以吏科给事中章允儒表现得最为积极,他大声地质问温体仁:“既然您这么关心国家大事,心系黎民百姓,如果钱谦益真的结党营私、贪赃枉法,为什么您直到今天才说呢?”

如何在危急关头漂亮地应对,挽回颓势,赢得胜利,这是门很高深的学问,一般只有官场骨灰级人物才能做到。

章允儒质问的是温体仁这个老奸巨猾、阴险狡诈的官场老流氓,温体仁自然能够回答!

只听温体仁回答说:“以前,钱谦益不过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无论是他结党营私,还是贪赃枉法,都不会对大明造成太大的影响!如今钱谦益即将进入大明的最高权力机关内阁,如果还不检举揭发,那么他对大明造成的影响可就大了内阁候选风云:温体仁使出官场绝学“疯狗咬人”,无人可挡。今天本人检举揭发钱谦益,就是为了提醒朝廷要谨慎用人啊!章允儒您这么积极地为钱谦益开脱,恐怕您也是钱谦益的党羽吧!”

温体仁使用的就是小菊的冬天传说中官场上最无奈最凶残的顶人招数——疯狗咬人,使出这一招的人,根本无视人间的一切行为规范与道德约束,只要你做了一点针对他的事情,他就会扑上来将你死死咬住。

这人怎么那么讨厌啊!太不要脸了!

我就是我,自己看着都上火!

千万别跟温体仁吵,认就对了,切记,切记!

朱由检生平最恨的就是朝中的文武大臣拉帮结派、结党营私,谁与这个沾上边,谁就是自绝于人类社会,如今听了温体仁这么一说,当时脸就像变色龙,红一阵绿一阵黄一阵黑一阵,要不是顾及皇帝的身份,恐怕朱由检早就扑上去将钱谦益那个老不死的推倒在地,再一顿拳打脚踢了!

朱由检马上命令礼科的官员将钱千秋的试卷从档案室调出来,看来大明政府对考生的试卷保存得确实好啊!

朱由检也是个勤奋努力、热爱学习的读书人,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钱千秋考试试卷中的问题。

朱由检也不是那种有好脾气和好习惯的人,也顾不上皇上的身份了,当场就对钱谦益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甚至连钱谦益的祖宗十八代也顺道招呼了一遍。

混迹朝堂,资历虽然很重要,但是不足以成事。没有智力、能力和胆力,再高的资历,也是白给。

“老子不是吓大的,是被吓死的”,钱谦益长这么大,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当时就吓得一颗心像是被抽尽了空气一样,刹那间头晕目眩,双腿发软,哪里还敢隐瞒半句,马上主动承认了自己所犯的错误!

这么,这么诚实的吗?

温体仁知道,自己赌赢了!

俗话说“不怕背靠背,就怕站错队”,一个人一旦在官场上站错了队,迎接他的一定是接二连三的政治打压与迫害。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又有人出幺蛾子了!

这只幺蛾子不是别人,正是投机专业户周延儒。

周延儒

周延儒一看朱由检对温体仁的话深信不疑,就知道自己苦苦等待的机会来了,一直寻找的突破口找到了,如果这个时候表态,一定可以一锤定音,获得最大的收益!

周延儒义正词严地说:“推荐官员进入内阁本来就是满朝文武大臣的事情,可是最终做决定的人,只有圣上一人,其他人都无权做出决定。他们做出了决定,不过是给自己惹祸罢了。这种事情百年之后自有公论,圣上不必太在乎别人的感受与看法,自己做出决定就可以了!”

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没办法反驳。

朱由检一想也是这个道理,我是你们的老板,你们只是给我打工的,凭什么所有的事情都要与你们商议讨论才能够做出决定啊!

朱由检马上就让钱谦益收拾包袱滚回老家,提前养老去了。

朱由检对帮钱谦益说话的章允儒就没有这么好了,当时就命令锦衣卫将章允儒抓进了监狱。

同为内阁候选人成员的房可壮、瞿式耜也受到了牵连,由中央各部的部长降为了地方官员。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天高皇帝远”嘛!

温体仁入阁之路

当然由于温体仁和周延儒在弹劾钱谦益的事情中表现积极,行动迅速,深受朱由检的赏识与青睐。

这一刻,温体仁似乎感觉到内阁首辅的座位,在向自己招手!

温体仁,您不要高兴得太早了,还是做好充足的准备,去对付即将扑向您的狂风暴雨吧!

温体仁弹劾钱谦益这么一折腾,自然引发了朝中的非议,得罪了一帮大臣。

这些大臣一致决定一定要温体仁这个卑鄙无耻、阴险狡诈的混蛋付出惨重的代价。

温体仁,您不是翻钱谦益的陈年旧账吗?那我们就奉陪到底,翻您的陈年旧账,我们倒要看一看,到底谁能够笑到最后,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温体仁本身的屁股就不干净,之前干过不少不法勾当。

没过多久,都察院御史毛九华就上书朱由检,检举揭发温体仁。

温体仁待在家乡乌程的时候,利用手中的权力强迫当地商人用最低廉的价格将商品卖给自己。

这些商人也不是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的人,他们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人,把金钱和利益看得比他们的身家性命还要重要,他们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于是联名上书检举揭发温体仁。

温体仁也不是那种坐以待毙、束手就擒的人,他马上用大量的钱财贿赂阉党核心成员兵部尚书崔呈秀。

这件事情就在崔呈秀的周旋包庇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毛九华还弹劾在魏忠贤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时候,温体仁为了讨好和巴结魏忠贤,以求自己能够加官晋爵、升官发财,居然在浙江著名的旅游胜地杭州为魏忠贤建造生祠,并且还恬不知耻、奴颜婢膝地给魏忠贤写了许多歌功颂德的文章。

这些事情我们都不知道是确有其事,还是纯属虚构,其实朱由检跟我们也有一样的困惑。

朱由检让浙江巡抚彻底调查此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崇祯二年(公元1629年),贵州道监察御史任赞化上书弹劾温体仁,检举揭发温体仁竟然不顾国家荣誉,迎娶花街柳巷、秦楼楚馆的风尘女子做妾。

另外任赞化还检举揭发了温体仁贪污受贿,强占他人家产等罪行。

温体仁知道自己现在不站出来有所表示是不行的了,于是向朱由检递交了辞职报告。

温体仁在辞职报告中大义凛然地表示:“微臣由于上书弹劾钱谦益的缘故,遭到了满朝文武大臣数百人的围攻、讨伐,却没有一个大臣站出来帮助微臣。微臣独木难支、孤掌难鸣,只好辞职!”

朱由检一看温体仁满脸泪水,一脸委屈的模样,着实心痛不已,于是马上召集内阁九卿与温体仁当面对质。

仇人见面自然是分外眼红,温体仁和毛九华、任赞化一见面就针尖对麦芒,大吵大闹,争得脸红脖子粗,要不是有领导朱由检在场,恐怕他们三人早就指爹骂娘,往对方的祖宗十八代身上招呼了。

朱由检从温体仁和毛九华、任赞化这些人身上也得不到什么答案,自然不会将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于是朱由检将韩等内阁大臣召到了内殿。

奇怪的是,朱由检并没有向韩等人询问温体仁和毛九华以及任赞化三人谁对谁错,谁是谁非,而是大发了一番感慨:“朝中的文武大臣整天不知道操心国家大事,只知道拉帮结派,党同伐异,你争我斗,相互攻击,都应该受到惩罚啊!”

朱由检这番话其实说得非常有道理,党派之争,会让国家的官僚机构垮台,官员们陷在派系争端的泥潭里,一天到晚谋划着暗算别人,也时时刻刻提防着别人的暗算,根本就没有心思与精力去干本职工作,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出人头地的,都是些害人整人顶人的高手,搞事闹事没事找事的精英,哪里还会有正经工作者立足的余地。事后历史也证明了明朝灭亡的原因之一就是无休无止的党争。

当权者喜欢什么,厌恶什么,绝对不能够表现在脸上,更不能够说出来,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知道了,就会有人来恭维与迎合,在政治上会欺上瞒下,投机取巧;在经济上,会剥削下属,搜刮百姓;在文化上,会讨好卖乖,阿谀奉承,国家就会陷入动乱。

如今朱由检不仅将自己的好恶表现在了脸上,而且还毫不掩饰地说了出来,投机取巧、善于钻营的人如果不利用利用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迎合迎合朱由检,那就实在对不起自己了。

温体仁不愧是官场老油条,一听朱由检这么说,再次提出了辞官归隐的事情。

凭借这一举动,温体仁又赢得了朱由检的不少好感,赚了不少印象分。

结果就是朱由检不但没有批准温体仁辞官归隐的请求,而且还好言安慰了温体仁一番。

温体仁当时别提有多高兴了,可是事实证明,温体仁还是高兴得太早了。

没过多久,刑科给事中祖重晔、南京兵科给事中钱允鲸、南道御史沈希诏都相继上书弹劾温体仁,可是朱由检认为他们三人和钱谦益是一丘之貉,不但没有惩罚温体仁,反而下令召开会议,公开审理钱谦益徇私舞弊的案子,还称之为“千秋狱”,温体仁又躲过了一劫。

可是审理的结果仍然是:原礼部侍郎钱谦益自己承认错误在前,我们发现错误在后,钱谦益不应该受到惩罚!

朱由检一看钱谦益那个贪赃枉法、祸国殃民的家伙居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胸中的怒火便像被泼了汽油般猛一下狂飙起来,立马下令重新审理。

温体仁本来就对钱谦益那个家伙没有什么好感,他趁机上书朱由检,诬告“千秋狱”的状词全都是钱谦益写的。

温体仁又将满朝文武大臣给得罪了,刑部尚书乔允升,都察院左都御史曹于汴,大理寺卿康新民,太仆寺卿蒋允内阁候选风云:温体仁使出官场绝学“疯狗咬人”,无人可挡仪,府丞魏光绪,给事中陶崇道,都察院御史吴甡、樊尚璟、刘廷佐,也不是那种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的人,马上上书反驳温体仁说:“微臣等人一起审理千秋狱,观听者多达数千人,这样的事情岂是一只手、一张口能够掩饰的,温体仁的弹劾不过是胡说八道、信口开河。”

温体仁虽然那张嘴不简单,舌头上长着一朵朵莲花,能够说得石头为之点头,江河为之倒流,但是也找不到理由来反驳乔允升、曹于汴、康新民、蒋允仪等人,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

崇祯二年(公元1629年),周延儒被朱由检任命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进入文渊阁,处理大明的军政大事。

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六月,朱由检任命温体仁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正式进入大明最高权力机关内阁。

温体仁终于实现了入阁的夙愿。

温体仁开始了他荣耀的内阁生涯,他将以其标志性的借时造势、欺上瞒下、无中生有、以虚为实、由诳而真的风格来左右崇祯大半个时期的官场。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